河南快赢481和值走势

您現在的位置: 黑龍江作家網 > 新聞動態 > 新聞

播撒“野草莓”的芬芳

播撒“野草莓”的芬芳

——致敬那些可愛的作家和評論家們

作者:遲子建(全國政協委員、作家)

2011年適逢蕭紅百年誕辰,黑龍江省委宣傳部籌劃了系列紀念活動,其中之一就是頒發首屆蕭紅文學獎。這是我2010年底當選黑龍江省作協主席后,面臨的首要工作任務。按原計劃這個獎面向全國,初始所設獎項是蕭紅長篇小說獎、蕭紅女性文學獎和蕭紅研究獎。后來我提出蕭紅的文學成就不局限于長篇,她的中短篇多有華彩之章。我的建議被采納了,蕭紅長篇小說獎最終定名為蕭紅小說獎。我們很快向全國相關單位和出版社征集作品,經初評和終評兩輪實名投票,最終評選出的首屆蕭紅文學獎獲獎者,集合了史鐵生、王安憶、韓少功、葛浩文、季紅真、葉廣芩、葉彌等文學大家。在獲獎的九席中,黑龍江占兩位,阿成和葉君,這也是最令我們驕傲的。阿成是中國作家中寫短篇的高手,也是深具藝術情懷的作家,他的獲獎實至名歸。而另一位黑龍江大學青年學者葉君,是蕭紅研究的后起之秀,他寫蕭紅的《從異鄉到異鄉》,也得到了多數評委的肯定。因為獎項名額有限,有一些著名作家和學者的佳作成為“遺珠”,但這并不影響我對他們專業成就的敬仰。

蕭紅是黑龍江的,更是中國的、世界的。以她名字命名的文學獎超越本土,當然更能彰顯其影響力。但僅有兩名黑龍江作家獲獎,我還是心有不甘。于是和黨組同仁商量,可否啟動一套叢書的出版?我想做一套黑龍江中青年作家叢書,集中展示中堅力量的創作成果,他們無疑是黑龍江文學的未來。我們的想法得到肯定的回復。于是,蕭紅文學獎評選出來的同時,我們開始了叢書的編輯工作,這就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“野草莓”叢書。叢書兩年一輯,每輯五本。它們題材多樣,體裁不同,但都是黑土地生長的莊稼,散發著這片土地特有的氣息,蒼茫而不失熱情,凜冽而滿懷朝氣。

第一輯叢書推出后,按照近些年的出版模式,要進入作品推介流程。我們收錄的作家,雖說在黑龍江已是文學領軍人物,但由于種種原因,他們在全國的知名度并不很高。我們沒有資金舉辦大型作品研討會,于是我想到約請國內評論界的著名專家,把脈具體作品,富有針對性地撰寫評論,指出這些作品的優長和不足。因為對每一位入選作家作品都很熟悉,我開始為他們量身選擇批評家。

第一輯我們收入了王立純的小說,那時他已過世,出版他的作品,既是對他為龍江文壇所作貢獻的肯定,也是對他深切的懷念。我約請李敬澤寫書評,當他得知王立純已不在了,毫不猶豫答應了,寫下了令人感動的《勞動與創造者安眠》。首輯還有詩評家張清華評介桑克詩集而做的《狂歡的不是詞語,而是生命》,以及我們視為半個東北人的孟繁華先生為何凱旋小說《永無回歸之路》和牛玉秋老師為陳力嬌的《青花瓷碗》撰寫的書評。孟繁華極富洞察力地指出何凱旋小說對荒寒人性的普遍揭示,牛玉秋則對陳力嬌小說情感表達有別樣解讀,都極大地鼓舞了寫作者。

叢書出版后,《文藝報》和《文學報》及時推出了評論,反響不錯。所以第二輯出版時,我們依然請來了各位評論大家。王鴻達是大慶作家,多年來辛勤筆耕,在小說創作上成果頗豐。我們請吳義勤為王鴻達的《城市和魚》撰寫評論時,正值他在西安掛職副市長。記得我略帶調侃地給他發短信,說能否為黑龍江作家寫評論,是考驗他是否真正深入基層的關鍵。他立刻答復:寫,一定寫!何向陽不僅評論文字好,也擅詩懂畫,這輯剛好有同樣喜歡繪畫的朱珊珊的作品集,便請她為朱珊珊的《寒蟬凄切》做評。我在魯迅文學院學習時的指導老師崔道怡先生,是著名編輯家。我心懷忐忑地給他寫郵件,問能否評一下葛均義的作品?崔老師說他剛好看過葛均義小說,感覺不錯,愿意做個推薦人。而張清華因為對張曙光詩歌的欣賞,再度“加盟”,指出張曙光充滿魔力的語言的“陳舊之美”。第二輯中有位70后作家,他就是在兒童文學界享有盛譽的黑鶴。他獲得了多個全國獎項,其動物小說獨樹一幟,海外譯本逐年增多。黑鶴在內蒙古的大興安嶺創建了個人寫作營地,始終自覺在生活的第一線,是個根深葉茂的寫作者。我請復旦大學張新穎教授為他的作品撰寫評論時,張新穎還慨嘆:“你還做這么具體的工作啊!”他讀了黑鶴的小說后,寫下《浩蕩風中的氣息》,對黑鶴的文學水準贊賞有加。當我在《花城》雜志看到南京師范大學何平教授開專欄點評新銳作家,連忙給他發短信,請他關注一下黑鶴。何平看了他的作品,也給予好評。而令人感動的是,何平由黑鶴而關注到整個黑龍江青年文學創作群體,為新近出版的劉浪的小說集撰寫了評論。

前兩輯的評論不俗,到了第三輯,我們沿襲這種“一對一”的評論方式。袁炳發是位寫小小說的高手,梁鴻鷹為之寫下《小天地里的靜水深流》,可以說是由一個作家的作品,深入到對一種文體的探討,非常開闊。胡平為孫且小說《在上帝的眼皮底下》撰寫評論時,正值他腰椎病發作,我還一再催稿,很是自責。張學昕是從黑土地走出的批評家,他在美國訪問期間讀了呂天琳作品的電子版,一口氣寫下《高遠、清冽、綺艷的靈魂哨聲》,其飽滿的情感度,可看出他對這片土地深深的眷戀。而施戰軍為梁小九的《馬戲團的秘密》寫下的《猜想梁小九的秘密》,像是對梁小九小說的延伸閱讀,對其小說的文體探索給予鼓勵的同時,也對這探索的邊界,及時做了善意提醒。性情寬厚的賀紹俊老師是個評論多面手,他對小說和散文的批評,皆具深度。所以若楠的《自言自語》和張愛玲的《當愛情上了年紀》,都請他點評。賀紹俊敏銳抓住了這兩位女作家散文的“眼”——取材于普通生活,風格上平易近人,因而寫出的評論也是溫潤感人的。

第四輯“野草莓”叢書出版不久,以敬業著稱的潘凱雄讀完了薛喜君的小說集《李二的奔走》的每一篇小說,寫下了獨具慧眼的《普通的就是普遍的》。馮晏和包臨軒的詩作,在全國詩壇都具有廣泛的影響力,敬文東為馮晏詩集《碰到物體上的光》所寫的《照亮文字里的骨頭》,如詩如畫,“馮晏以詞語的光束作為詩的指尖,輕輕觸碰著世界萬物”。怎能不為這唯美的詩評語言而擊節叫好呢?

得益于首屆蕭紅文學獎,黑龍江省作協與人民文學出版社聯合打造的“野草莓”叢書,堅持了八年,已出版二十部作品。在上述批評家的熱情推薦和媒體關注下,這些作家漸漸有了影響,但我覺得還遠遠不夠。這些作家的作品,帶著白山黑水的氣息,粗糲豪放、樸實深沉,可能在藝術上有所欠缺,但相較于一些知名作家的作品,并不遜色。我多么希望有更多的批評家們能夠持續地、自覺地關注這些默默的耕耘者,因為他們是北疆的文學拓荒者,從某種意義上說,也是文學的戍邊者和守衛者。一個地方的歷史,如果沒有文學的歷史,這樣的歷史就會缺乏溫度和色彩,文學可以打通歷史的幽閉之門,呈現一個地方文化的厚重、藝術的妖嬈,使歷史變得鮮活、具體、有情。

當年我們以“野草莓”為這套叢書命名,是因為這種野生漿果在黑龍江常見,山間地頭皆可采摘,它的果實像紅燈籠,味道又芳香馥郁,平凡而美麗。我至今記得童年時常采一把野草莓,吊在窗欞前當香水瓶用。我很喜歡伯格曼拍攝的《野草莓》,那個回母校路上接受榮譽學位的老者,對自己青春歲月的蒼涼追憶,飽含著愛與悔恨。而回憶與救贖,不正是文學之旅的明月與清風嗎?

《光明日報》( 2019年02月27日 14版)

相關閱讀

河南快赢481和值走势 上海15选5开奖查询 赛车冷热走势软件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飞鱼接码网页版 20选5开复式 山东时时开奖记录 重庆百变王牌最新走势图 河北二十选五最新结果 好旧子平特三连肖论坛 重新下载唯品会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