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快赢481和值走势

您現在的位置: 黑龍江作家網 > 作家書情 > 小說

王鴻達中篇小說集《烏拉嘎》


   《烏拉嘎》這部中篇小說集,共收入中篇小說《組織問題》、《站前民警》、《烏拉嘎》、《憂傷的月亮》、《最后被獵殺的熊》、《禿耳朵公鹿》、《馬鈴薯花》、《空白》、《春天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》九部,從小興安嶺大森林里走出來的作家,把筆端從容深情地伸向了大山深處,伸向了他童年和少年時生活過的故鄉,這也是作者小說創作的“原鄉”。無論是早期創作的《組織問題》、《烏拉嘎》、《最后被獵殺的熊》,還是后期創作的《禿耳朵公鹿》、《空白》、《春天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》,都帶著一股來自遠山的山野氣息。
  王鴻達的創作根植于滋養他的小興安嶺這方故土,紅松植被下高寒地帶讓他的小說有了不一樣的流向,他寫熊、寫野豬、寫鹿、寫獵人、寫鄂倫春人和獵狗,都有了一種天然本能的生態意義指向。
  《烏拉嘎》中由于淘金人的涌入,將這塊本來屬于鄂倫春人與動物與森林相依為命的領地給“侵占”破壞殆盡,到頭來連鹿也知道逃向黑龍江流域對岸森林了。人性的貪婪在毀滅著家園,動物的選擇值得人類深思。《最后被獵殺的熊》里那頭被冒犯的熊,是小鎮獵人依存所在,熊消失了,獵人也“失業”了。當那個受到小鎮人嘲笑的獵人張沒鼻子扛起獵槍走進山里時,他得到的是一個男人的尊嚴。他的那群獵狗也格外受到鎮上孩子們的敬畏。還有苔青小鎮商店受到“貪污”嫌疑跑到山里楞場去干活的會計,隨著熊被獵殺,他們都無奈地從山里走出來。不知沒有熊跡的山林,還會不會叫人像先前那么懷念和向往?
《組織問題》是作者較早的一部中篇小說,寫“我”的父親和哥哥在那個年代里親情關系的一種錯位,“仕途為大”,一向像山里人一樣耿直的父親,在哥哥當了組織部長后,也變得唯唯諾諾起來,特別是為了解決自己的“組織問題”,不得不低下他從小在“我們”眼里威嚴的頭……這種人性中的復雜情況常常叫我們哭笑不得。《春天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》里講述的是冰凍年代的往事,山里的春天來得晚,一個鄰居家讓“我”傾羨的女孩張曼卓,在一個政治敏感的夜晚,獨自在自家院門前夜幕里跳起了“白毛女”,因此有了政治“污點”,導致參加剛剛恢復高考的失利,后來也因為“污點”導致上了大學的男朋友張偉與她分手,最后從自家的油氈紙房頂跳房自殺。那個冰凍的年代已解凍,在春風沒有吹到的小興嶺山里,一個少女的命運如未化凈雪的山峰上冰凌花一樣凋謝了。人性在觸底心靈的封凍中緩緩解凍,這是小說結尾男主人公張偉在喃喃懺悔中要告訴我們的。
  小說語言質樸渾厚,帶有作者一貫的原汁原味不動聲色敘述質感,于蒼涼渾厚中透著一種溫情和暖意。體現出作者內心的悲憫情懷,無論是對森林,對動物,對人,都表達著對生命廣闊的敬畏和關懷,讀來帶有獨特的北方粗獷地域特色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關閱讀

河南快赢481和值走势 极速时时有什么漏洞 重庆时时彩在线官网 爱乐彩11选5中奖助手 新时时彩走势图计划 体彩辽宁11选五开奖 开奖数据采集 秒速时时技巧个人经验 湖北教育考试网官网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开奖号多少 胜负让球什么意思